杉杉、超威等动力电池企业毛利率下滑 车企谋建电池厂“肉搏战”加剧

bwin.po888.net

2018-10-11

国内动力电池企业正面临“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局面,而大众等车企陆续宣布自建电池工厂也让相关企业感受到不小的压力。

近日,宁波杉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杉杉股份”)发布2018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亿元,同比增长%。

其中,正极材料业务实现净利润增幅低于营业收入增幅,毛利率较去年同期较高水平降低,负极材料业务的销量同比下滑4%,毛利率也有所下降。

对比近期动力电池企业发布的半年报,2018年上半年,天能动力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能动力”)实现主营收入同比增长%,毛利率同比下滑%。

国轩高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轩高科”)营收同比上涨%,动力锂电池业务的毛利率也同比下跌%。

而作为铅酸电池巨头的超威动力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威动力”),上半年拥有人应占期内利润为亿元,同比减少%,毛利率由2017年同期约%降至约%。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尽管多家动力电池企业营收和净利润都保持增长态势,但其锂电池业务却同比去年出现大幅下滑,主要与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和动力电池市场竞争加剧有关。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致函超威动力方面,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而杉杉股份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生料和石墨化产能瓶颈,致使公司实际供应能力低于市场需求,主动调整产品结构控制风险,降低低端产品销量,降低部分中小客户的发货量。 新能源汽车有降本的切实需求,补贴退坡及行业竞争加剧将使得新能源汽车行业承受短期降成本压力。 杉杉股份等企业毛利率下滑由服装企业到转型锂电材料供应商的杉杉股份,近年来发展迅速。 根据公司资料显示,主要从事锂电池材料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产品种类涵盖锂电池正极材料、负极材料和电解液。

近日,杉杉股份发布2018年年中报告。 中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增长%;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亿元,同比增长%。 公司方面表示,利润提升主要由于锂电池正极材料业务业绩持续稳定增长,新能源汽车业务业绩同比减亏,以及出售部分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获得洛阳钼业现金分红等导致投资收益同比上升。

上半年,动力电池企业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上游原材料价格大幅波动,下游电芯行业也面临优胜劣汰局面。

在新能源业务板块,杉杉股份实现正极材料业务销售量10057吨,同比增长2%;实现主营业务收入亿元,同比增长%。

同期,电解液业务实现销售量4170吨,同比增加123%;主营业务收入亿元,同比增加%。

与杉杉股份相似,同行业的动力电池企业在今年上半年均交出亮丽的成绩单。

据天能动力半年报显示,2018年上半年,公司实现主营收入亿元,同比增长%,收入增幅超预期;实现归母净利润亿元,同比增长%。

国轩高科半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增长%,归属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亿元,同比增长%,营收和利润双双上涨。

2018年2月13日,财政部发布《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补贴方案削低补高,纯电动车续航150~300公里车型补贴分别下调约20%~50%不等;低于150公里续航的车型将不再享有补贴;续航里程300~400公里及400公里以上车型,分别上调2%~14%不等。

受上述补贴政策调整的影响,动力锂电池价格普遍下降,多家企业产品的毛利率开始下滑。 记者梳理多家动力电池企业发布的半年度报告,杉杉股份负极业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万元,同比下滑%。 公司表示,主要系受原材料价格和石墨化加工费的上涨,毛利率出现下降。 此外,天能动力由于综合毛利率下滑%,公司2018年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亿元,增幅较低。

真锂研究首席研究员墨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以来,动力电池企业“增收不增利”是普遍的现象,随着多方数据下滑推动着车企降价,一环扣一环,以至于动力电池的价格也在下滑,而企业为了技术更新,要花更多的资金投入研发。 今年政策补贴标准下滑加之价格下降,动力电池企业毛利率下降是必然结果。

据超威动力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实现毛利约亿元,较2017年同期约亿元增加约%。

在此期间,毛利率由约%降至约%。 同期,其他收入及其他收益约亿元,较2017年同期约亿元减少约%。 公司方面表示,上述收入减少即是由于本期间所获政府补贴减少所致,而毛利率下滑主要由于部分地区的竞争性定价所致。

车企自建电池厂加剧行业挑战近年来,随着电动车产业快速发展,动力电池产品出现供不应求。

一方面,动力电池企业在竞争中寻求突破,另一方面,大众、戴姆勒等车企巨头则相继宣布自建电池工厂,试图减少在电池等核心业务板块对外部电池制造商的依赖。 日前,德国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Die)表示,大众集团拟在欧洲自建电池工厂生产固态电池,并有望在2024年至2025年间开始批量生产。 随后,大众中国区域的高管确认,已在筹划中国建设大众的电池厂。

与此同时,2018年7月底,国际著名汽车制造企业德国戴姆勒集团宣布,投资5亿欧元在德国建设第二座电池工厂。 据相关媒体报道,戴姆勒集团去年曾公布,计划在2019年之前在三大洲建设5座电池工厂,其中,三座位于美国,一座设在泰国曼谷,还有一座则落户中国。 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中国的自主品牌里面有80%的企业有跟电池厂合资的想法,或者说正在实施。 ”不过,在墨柯看来,车企自建电池厂首先需要明确,是生产电池包还是电芯。 车企有必要自己生产电池包,是车企掌握纯电动汽车核心竞争力的前提。

事实上,目前很多车企自建电池包厂,但电芯仍是来自于专业的电池供应商,车企尚不具备生产电芯的技术水平。 因此,对大型动力电池芯制造企业没有影响,对生产电池包的中小企业可能会影响比较大。 对此,杉杉股份方面告诉记者,锂电池材料产品属于非标准化、不断提升性能的产品,需要持续的研发投入与技术创新。

公司将坚持技术与规模并重,加大技术研发投入,根据市场需要,做好产品的研发和技术储备。 2018年上半年,杉杉股份产生研发支出为万元,较2017年的万元增加%。 而超威动力的研发开支约为亿元,较2017年同期约亿元增长约%。 两家公司分别表示,主要由于本期间锂电池材料业务、铅酸电池及其他新技术产品的研发开支增加所致。

尽管目前行业人士对于整车企业自建电池工厂,并不看作是“抢饭碗”的意思,但是动力电池行业的利润空间正在被悄然吞噬。

当升科技总经理李建忠表示,目前在动力电池正极材料应用成本中,镍、钴、锰已经占到正极材料成本的90%。

伊维经济研究院研究总监吴辉预测,竞争、补贴减少甚至取消将导致价格下滑明显,2018年动力电池企业毛利率由此前的30%左右下降到20%左右。 杉杉股份方面在给记者的回复函中表示,短期来看,补贴退坡及行业竞争加剧将使得新能源汽车行业承受短期降成本压力,长期则有利于行业加速洗牌,淘汰落后产能,优化行业格局。 公司将采用自动化生产线、先进的智能制造技术提升劳动生产率和产品品质,降低生产成本,扩大规模效应,提升产品毛利率和竞争力。